這四點,教你看清一個人到底值不值得你去深交

2018年10月28日     41746     檢舉

不管是在職場和同事打交道,還是在生活中交朋友,都要建立自己的一套識別系統,也就是我們平常所說的判斷人的一些底線原則。

到底如何判斷一個人值不值得交往,不需要看太多虛的東西,只要看下面4點就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【1】對弱者的態度

——一個人對於弱者的態度,可以把自己的價值觀體現的淋漓盡致,也能夠更好的體現這個人有沒有修養,那些對於弱者見了就欺負的人,必然不是什麼好鳥。

而那些見了弱者,充滿同情心,會給人家提供力所能及幫助的人,才是我們要交往的人,從一個人對弱者的態度裡面可以把這個人看得清清楚楚。

這個人是好是壞,是值得交是不值得交,心裡面就非常清晰了。尤其是當自己是弱者的時候,更能感觸到一些人的本性,千萬不可被人家的好言好語所迷惑。

【2】對強者的表現

——面對強者的時候,一個人的態度或者處理方式,也能從側面反映出這個人的真實意圖和做人的本性。

見了比自己強勢的人就屈從或者是丟失掉自己的尊嚴,這種人不能交,而那些不畏強權,保持自己人格尊嚴和做人底線的人才是我們要交往的物件。

【3】有難時的伸手

——對於你打算交往或者是有交往傾向的人,通過一些很小的事情,就能把一個人看透,比如你遇到了一些小的難處。

記住,當你試探他的時候,千萬不要有太大的利益問題,僅僅是生活上的一些小事,比如說你的車子拋錨了,或者生活當中遇到一些麻煩事,只需要打一個電話,看一下他的態度,你就知道這個人值不值得交了。

當然也不一定是讓人家一定要來到現場來幫忙,比如你的車子拋錨了,你給你的一位朋友打電話,人家只要態度好說馬上趕過來,然後過個一分鐘左右,你就可以把電話打過去,說問題解決了,只是想試探一下這個人值不值得交而已。

【4】得意時的情形

——一個人在得意時的表現,可以把一個人的品質,對生活的態度,對朋友的態度等等表現的一清二楚,得意忘形的人。

通常也是最容易踩別人的人,得意的時候非常低調的人,通常都是有城府的人;得意的時候懂得和別人分享的人,才是我們值得交往的人,所謂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,也就是指的這個意思。

不管在生活當中,還是在職場上,交朋友都是一件重要的事情,交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有品質的朋友,就可以轉化成自己的人脈,而交到一些不好的朋友,則可能會讓自己陷入到生活的深淵。

事例

事件一

一次我去一個朋友家做客。她家雇傭了一個保姆,有些年邁了,行動不很便利。

我坐在客廳裡喝茶,她笑意盈盈忙前忙後,端莊秀美的身影穿梭廚房與客廳間。這是我第一次到她家裡做客,也是我第一次脫離了社交場合地見她。

她陪我聊天時,不停地指揮那個老保姆幹這幹那,老保姆亦忙前忙後,一臉諂媚和惶恐。

臨別時,戰事卻突然爆發——我見到了另外一種場面和另外一種刺耳的聲音——只見我的朋友端坐在餐檯前正凜聲斥責那個老保姆。只因為她的玻璃餐檯的檯面上被水果弄濕,老保姆沒有按她說的用牙膏去擦洗。

我終於見到了她的另一種表情,那表情好陌生好可怕。她正眼都不瞧一下那保姆,只把目光平視,看都不看面前怯懦著的那個大氣都不敢出的人。

她一字一頓地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:還要我再告訴你嗎?桌子沒擦乾淨,再用牙膏擦三遍!擦到能照出你的影子為止!

老保姆戰戰兢兢從衛生間拿出一筒牙膏,卻不小心颳倒了水盆,於是,水漫地面,老保姆腳下一滑,撲通摔倒。半天沒爬起來。而她,卻連眼皮都沒動一下。一轉臉,立即堆滿了笑意對我。

我的心一瞬間卻,冷到極致——天那,她竟會變臉!

我再也沒見過她,也沒再接過她打來的電話。我的內心裡,已經不拿她當做朋友了。也許到現在她都不知道我為什麼突然間地疏遠了她。

我無意鄙薄別人的人格和處事方式,但我知道人性的低下和高貴在這樣的細節上是能看得出來的。我不喜歡會「變臉」的人,如同我不喜歡拿撒謊當習慣的人。這種做人的質地上的瑕疵令我無法容忍。

事件二

同樣的一件事。也可以看出一個人的質地。

那天路過國貿,是重慶路上最繁華的路段。一個乞丐跪地乞討。是個老人,沒有下肢。一寸寸地爬行。路人皆側目,無表情。逢乞必施的我順手掏出一塊錢,扔給了那乞丐,動作嫺熟。

沒走幾步,見對面也走來一個女人。女人衣衫華貴,妝容精緻。很款。她從國貿剛買完東西出來,手裡大包小包。走到乞丐面前時,她停下了腳步,想掏錢,卻騰不出手來。

乞丐「善解人意」地趴在地上擺了擺手,示意女人離開。女人卻突然蹲下了身體,我以為她是想近距離地訓斥乞丐幾句,卻見她用騰不開的手和眼神示意乞丐自己動手去掏她的腰包!

乞丐的手,髒到不能再髒,黑得像剛撿完煤渣。可那個女人就那樣蹲在乞丐的面前,任由那髒手去掏她貼身的腰包!乞丐掏了,是一張10元的鈔票。女人站起身,急匆匆地離去。

我怔住了!彼時,我扔錢的動作使我顯得很高貴,但眼前的場景,卻令我驚訝。

不是施捨得錢多錢少的問題,是我看見了我靈魂深處的某種傲慢,某種偏見,某種如乞丐般的卑微。

我以為我這弧度優美的一扔,是我的施捨,是我的恩賜,是我強勢對弱勢的憐憫。而事實上,我的淺薄和狹隘是多麼地不堪一擊!

女人那一蹲,蹲出了她的高貴。這樣的女人,可愛之外,還有可敬。

事件三

同樣的,仍有一件事令我不能釋懷。

我家小保姆因嫁人離開我家後,我每週找小時工來打掃房間。市面上的價格是每小時7元錢,但我都是給的10元,若是擦玻璃或者幹些重活,我就會給的更多些。還經常把一些穿過的過時的衣服鞋子帽子圍巾送給她們。打成一個大包,也不細看,直接送人。

為了不傷害別人的尊嚴和面子,每次送的時候我都小心翼翼,生怕人家誤會。

一次,大雪天,我的房門被敲開,門開處,是我用的小時工站在門外。她的臉被風吹的通紅,整個人被凍得瑟瑟發抖。手裡卻遞給我幾張零碎的鈔票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

相關閱讀